您的位置:首页 > 康桥新闻 > 营销调研

药品保健品:谁动了谁的奶酪?

发稿日期:2004-08-05 19:43:47 来源:中国医药报

  在业已过半的2004年,中国保健食品市场的整治与分化已初见端倪,一方面是政府部门加大监管治理力度,“药健字”保健品完全退出市场;另一方面,各路资本纷纷加入,而在其中,制药企业的身影明显增多……

  ■保健品只是企业适应市场寻求出路的一种自然延伸

  尽管天津大冢制药市场部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目前仍专注于药品生产,还没有制订下一步的保健品生产计划。但是,以“喝的点滴”为主要卖点的产品“宝矿力水特”近两年来不断提升其在国人心目中的知晓度却是不争的事实。这个频频见诸电视、地铁和汽车灯箱的有点拗口的电解质补充饮料,由世界著名的点滴注射液制造商日本大冢制药株式会社与天津方面共同出资设立的天津大冢饮料有限公司生产,2003年6月在京津两地正式上市之时,也将大冢饮料在未来5年、投资总额1446万美元的市场计划全面展开。此举可以视为是大冢在药品生产领域之外扩充其产品线的重要一步。

  罗氏在其OTC产品“力度伸”火爆中国市场的基础下,也没有忘记保健品市场。今年5月份又强势推出了维生素加人参配方的保健食品“维多宝”,这标志着罗氏制药开始正式进军国内保健品市场。罗氏大众药品部(中国)总监傅勇坦言,国内保健品行业从上世纪80年代中崛起,到现在,经过不断的市场洗牌和淘汰,已形成了一个年销量上百亿元的大市场和一批全国知名的大品牌,普通老百姓培养起了通过服用保健食品来改善生活品质的观念,现在入市正是好时机。

  与跨国企业相反,国内药企在这一问题上则比较低调与谨慎。石家庄制药集团市场部副总监郭玉民告诉记者,由于目前市场竞争升级,许多药企特别是传统的国有企业都纷纷调整产品结构,开发其他门类的产品,如创新药物、生物制药、原料药等。保健品也是企业适应市场寻求出路的一种自然延伸,但只是其中的一个方向。尽管今年6月22日石药的“果维康Vc含片”已经拿到了保健食品文号,但是公司到目前还没有将其大量上市的打算。
  一般的观点认为,对于制药企业来说,凭借着生产药品的技术设备优势尤其是通过GMP认证后软硬件设施的全面提高,涉足保健食品的研发生产似乎相对简单。但是,郭玉民坦言,企业的资源是有限的,保健品一旦投入生产就需要庞大的技术、设备等资源的支持,而产品的营销更需要相关的专业人才和长远的市场谋划,在企业现阶段资源、发展规划等诸多因素的制约下,向其他方向的迈进似乎还不甚成熟。他明确表示,石药未来的发展重点还是集中在药品这一块。

  而作为中国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基地的华北制药,其保健品生产由来已久,褪素、深海鱼油、大豆异黄酮等保健食品在市场上已经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尽管如此,公司副总经理李东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同样表示,保健品方向的投入远非公司的终极目标,这只是华药结构调整全盘棋中的一小步。

  生产维口佳的利君制药集团是目前惟一生产维生素泡腾片的本土企业,其竞争矛头直指在2003年SARS期间有不俗市场表现的罗氏力度伸。尽管作为OTC出现的维口佳表面看来似乎与保健食品并无多大瓜葛,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利君推出Vc泡腾产品绝非一时的应景之作,而是老国企转型的突破口,是其进军OTC市场的一块试金石,从某种角度上说也是复合维生素市场潜在利益的折光。作为最常见的保健品,维生素类产品一直被世界养生保健界的研究者所看好。随着国民自我保健意识的增强,谁又能断言利君不会沿着维口佳的方向有新的作为呢?

  ■药业是我们的目标之一

  如果说制药企业的产品线延伸还显得有些不甚明朗、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话,那么,保健品企业的转型似乎就显得“大方”了许多——在保健品领域成功运作了10年之久的太太药业索性在2003年底大大方方地改了名姓,明明白白地向所有的人传达着这样一个信息:“太太”要摆脱“女性+保健品”的品牌定位,正式向药业的“健康元”转型了。

  由于近两年来市场鱼龙混杂、良莠不齐,致使保健品利润下滑惊人,相关资料显示:2002年保健品销售额大约仅有200亿元;而医药行业这20年来年均增速17.7%,所以此番健康元适时重兵进入药业,全面开拓市场的举措得到了业
内人士的充分肯定。

  太太药业曾在2001年上市融资时,强烈地表达过向医药领域扩张的愿望,并将发展保健品、中药、西药三位一体的经营战略作为未来的企业目标。

  由于对资本的深刻认识,太太药业先期以兼并滨海药业实现了药品标准化规模生产,后又以兼并重组的方式控股丽珠集团,其运作模式、管理经验、资金支持等与滨海药业、丽珠集团在制药领域的领先地位、高科技设备和严谨的工艺控制完美结合,使太太药业增加了一条更现实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采访中,健康元公共事业部麦广丽经理表示,目前公司已经发展成为产品涵盖处方药、OTC、保健品三大领域,横跨消化类、抗感染类等数十个专业的综合性药业集团。当记者问及健康元在日后是否会借助“太太”在女性中的良好形象开发化妆品等相关产品时,麦经理说,集团董事长朱保国曾明确表示:隔行如隔山,公司日后的大部分资本会用于专业做医药、保健品,可以肯定的是,药品是健康元的终极目标,但仍不排除做适当品牌延伸的可能。

  我国蜂产品行业名牌企业汪氏蜂业集团也在前两年收购了江西省新建县的一家药厂。该集团徐女士告诉记者,公司在不断做大做强主业——蜂产品的同时,也将尝试探索在制药领域的发展。

  ■保健品和药品的“围城”现象,是双方为利益而动寻求出路的表现

  在实力派药企进军保健品的同时,一些具有资本实力的大型保健品企业通过并购重组、资本运营等方式也在向药业渗透。但也许是制药行业的门槛相对较高,保健品企业像健康元药业那样转而制药的还不是很多,但制药企业将发展的触角探入保健食品饮料领域却已成气候。有关人士认为,这与制药行业近年来利润空间不断压缩有关,而且,GMP改造后很多企业的生产能力过剩,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为过剩的生产能力寻求出口,成为很多企业面临的课题。于是,与主导产品相关的保健食品、饮料就自然成了很多制药企业的一项辅业。比如,生产氨基酸、维生素类原料药的企业开始涉足氨基酸、维生素类保健食品,具有发酵技术优势的企业开始生产酸奶,生产大输液的企业开始制造饮料等。

  中国保健协会副秘书长贾亚光认为,出现在保健品和药品的“围城”现象,正是双方为利益而动寻求出路的表现。由于一直以来保健品行业的不规范和高额利润,保健品成了很多企业“掘第一桶金”的理想选择,而相对于药品的价格控制和近年来国家对药价的数次缩水,保健品价格放开的优势更是显露无遗。此外,保健品10~12天的审批时间、三四十万元的启动成本与药品需要数年研发、长时间审批和动辄上千万元的资金注入,使得市场上保健品家族的队伍愈发壮大。

  但是,应当看到的是,22项保健功能的限定使得保健品行业集中度较高,媒体、渠道、生产、研发成本也在不断提高,同时由于保健品的特殊性,营销策划方面的壁垒也相对较高,研发报批难度也在加大,所以进入这个领域也需要一定的实力。

  贾亚光肯定地说,越来越多的药企杀入保健品业,其GMP的规范化生产、良好的生产设备、专业的技术队伍,必将从生产标准、安全标准等多方面冲击现有的保健品业,提升整个保健品业的水平。而药品等领域实力资本的纷纷加入,对于保健品行业的整体发展和成熟都会有所推动,而对于消费者而言,也应该有了更多的放心产品和健康保障可以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