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桥新闻 > 热点专题

基本医疗遭遇定位模糊 落实两字无从谈起

发稿日期:2007-03-21 10:04:45 来源:北京商报

    日前,卫生部部长高强在第八届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发言时强调:“要免费为群众提供公共卫生服务,要按成本收费为居民提供基本医疗服务。”

    何谓“基本医疗”?这个命题在人们还沉浸于医改 破题的喜悦时,毫不客气地摆在了人们面前,医改方向越来越明确,但目前,社会各界,包括相关业内人士,对于“基本医疗”仍解释不清、难以界定,概念的模糊已经成为目前首要解决的问题,否则“落实”两字将无从谈起。

    界定难题一   贫富差距不统一

    “基本医疗的概念,在大城市和农村的标准是不一样的。”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卫生经济与管理学系助理教授张炜对记者说,目前,我国的贫富不均使得我国不可能推出一个统一的基本医疗服务制度,像北京、上海这种大城市,有人会认为看几十万元的病应属于基本医疗范畴,但我国还有很多地区一年才挣几百元,小病都看不起,更不要提花费十几万甚至是几十万的大病,“所以基本医疗服务的概念并不好界定”。

    相关统计资料显示,中国目前80%以上的劳动者没有基本养老保险,85%以上的城乡居民没有基本医疗保障,城乡困难群体没有制度化的社会救助,1.4亿老年人和6000多万残疾人以及亿万妇女儿童缺乏必要的社会福利。以人均年净收入人民币625元为绝对贫困标准,目前中国的贫困人口为2000多万人,占中国总人口的2.8%。

    张炜表示,如何同时满足贫穷人口和发达地区人口对医疗服务的需求,并逐渐缩短贫富差距,是政府应该考虑的。从理论上讲,医疗支出分为平均支出和大病支出两方面,对农村来讲,问题是解决不了平均支出,但城市是关注大病支出。这需要政府去界定和平衡。“我个人认为,短期内这种城乡的不平等还会存在,但要在今后5年、10年乃至20年间,逐渐的缩短。”张炜说。

    界定难题二  涉及多部门利益

    究竟“基本医疗”概念如何界定,并不仅仅是由卫生部或者卫生部门说了算的。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社会保障系系主任仇雨临认为,医疗领域由于多头管理,利益分割情况严重,不但涉及卫生、劳保部门,还涉及民政、财政、物价、国家发改委、药监局等多个部门。“所以需要多方来一起研究,制定出一个大家共同认可的制度。”仇雨临说。

    据仇雨临的理解,就劳动保障方面来说,对于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就有基本用药目录、基本诊疗目录、基本设施目录等几个基本目录,“现在我们普遍以目录来理解,目录所规定出的范围,就是基本医疗的范围”。

    仇雨临对记者表示,像医疗保险机构和医院结算时,只有在目录里的药才报销。“但这种判断是否是基本医疗服务的方式,卫生部门会产生不同意见。”

    同时,仇雨临也坦言,以目录界定的方式“并不科学,有点简单化”。她表示,按目录来确定范围,不是从人本身的需求出发,而是从管理的角度出发。“因为医疗保险是第三方付费,从政府管理的依据、效率等角度出发,需要这样一个明确的标准来规范。这也是必须坚持的。”

    界定难题三  治疗因人而异

    在界定“基本医疗”概念时,很多临床治疗出现的情况会让业内人士们更加表示“根本不可能界定”。

    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就在今年年初对此也表示了疑问,他举例说道,比如说肺结核,肺结核在我国的发病率不低,前期的症状也与感冒类似,如果没有进行早期的诊断治疗,就是一个传染源,可能引发周围的人感染肺结核。那么这个人的早期诊断和治疗是个人医疗卫生问题还是公共问题?

    市政府专家顾问、北京医院协会常务副会长张正华也对记者表达了同样的观点,病人情况不同,实施治疗方案也不同,如:对骨折患者实施手术,医生会选择全麻或腰麻,但哪种医疗服务应应归为“基本”,哪种不该归到其中,以目前的情况看,很难解释清楚。“类似这种情况的案例还有很多。”但惟一肯定的是,“所谓基本医疗服务,它所提供的水平,应与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相一致。”张正华说。

    同时,毛群安也表示,尽管在医学上,何谓基本医疗还没有定论,但从政策操作层面上而言,社区卫生机构和农村乡镇卫生所能够提供的医疗服务可以定性为基本医疗。因为,按照医疗机构能够提供服务的水平进行划分,这样便于操作,也便于公众理解。(北京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