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桥新闻 > 热点专题

卫生部:目前医患关系处于历史最差

发稿日期:2007-04-20 10:21:2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卫生部调研显示,1/10的医务人员认为医患是买卖关系,只有54%的医务人员认为行医应该以患者为中心。

    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最近谈起一件事就感到痛心。

    前不久他去北京协和医院开座谈会,一位从医多年的科室主任说,自己给一位患者开了一个做CT检查的单子,这个患者就问,“开这个单子你拿了多少回扣?”

    作为公立医院,国家每年拨款以亿元计算,确保其公益性。不过,在协和这样优秀的医院,患者对于医务人员信任仍如此低。

    4月12日,由北京大学中国保险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CCISSR)举行的论坛上,王陇德说,“世界上任何国家的医患关系不会到这个程度,(中国)医患关系达到历史最差时期。”

    王陇德在论坛上公布了一份卫生部对全国6个省市2400多名医务人员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尽管95%的医务人员认为自己对病人比较或者相当负责,但是仍有近1/10的医生认为医患关系是买卖关系,约有9%的医务人员认为自身道德水平不好,23%的医生对于自己从事的行业比较消极,91%的医务人员感到压力巨大。仅54%的医务人员认为行医应该以患者为中心。

    记者获悉,上述调研结论,引起了卫生部的高度重视。卫生部已经着手全面调整医患关系。比如在天津三院,一项以患者选点医生的试点正在展开;在河南新乡,一个农村合作医疗的管理体制改革试点也取得了成绩。

    王陇德提出,面对农村医务人才流失的问题,国家可以重新启动城市医务人员轮流对口支援农村的办法,同时医务人员实施“part-time”(非定时分时)工作等政策。

    而下一步改革需要在了解行医规律的基础上进行,王陇德说,“政策制定应基于绝大多数人的思想水平”。世界银行调查发展中国家的经验,以及日德美大部分发达国家的现实表明,大部分服务水平高的基层医疗结构都是私立的,因此中国的医疗服务也需要社会化。

    三个“不满意”

    尽管中国大城市医院的医疗水平已经与国际相差无几,不过由于社会医疗保障制度的缺陷,导致中国的医疗服务出现“群众不满意,医务人员不满意,政府不满意”的现象。

    上述三个“不满意”,在卫生部、农工民主党、中国医师协会的多个调研报告中得到证实。上述卫生部刚刚完成的问卷调查,也支持上述结论。

    农工民主党调查结论显示,目前医患矛盾突出。此前另一份调查也显示,73%的医务人员对工作环境不满意,90%的医务人员对收入不满意。

    农工民主党的报告上报中央后引起高度重视。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进行了专门批示,强调医患关系关乎健康事业的发展,关系到医患关系的和谐。卫生部也认识到问题的重要性,并着手了深入了解情况。

    王陇德分析说,医生行业属于高风险、高负荷、高压力、高技术行业,有些压力是正常的。但是约1/4的医生对工作采取消极态度,“正常的医患关系是委托关系,现在变成买卖关系,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王陇德说,仅约一半的医生将患者作为中心,这与实施以患者为中心的改革方向相距甚远。这表明患者对于医生的信任度降到了很低的程度,医患关系达到历史最差时期,这也进一步引发了医生对于承担救死扶伤风险的回避。

    调整医患主次关系

    面对日趋严峻的医患关系,卫生部谋求全面调整。卫生部展开上述调查,也是为了深入了解行医规律,找到医患关系的症结点,寻找改革突破口。

    医疗服务改革首先需要调整医患的主次关系,将以医务人员为中心的局面转变为以病人为中心。这项改革措施已经在天津第三医院开始试点。卫生部副部长王陇德指出,这需要病人选医生,而不是医院安排医生,“从求到选”,促使医院的“管制”向“服务”转化。因此整个卫生医疗服务体系中,最里层是患者,外层为医务人员,再外层是卫生行政部门人员。

    王陇德也指出,医疗服务需要扩大保障覆盖范围,以提高民众抵抗疾病风险的能力。因此,除了加强医务人员的职业道德教育以外,关键还是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按照行医规律办事。比如,公立医疗机构有必要实施从单位人向社会人(part time)管理的转变。医生需要采取灵活的工作方式是有理由的。由于医生目前上班以单位人的形式管得过于严格,导致一些医生偷偷在外做手术或者拿红包,获取额外收入。根据调查,60%的医生对收入不满意,“因为红包是灰色收入,不是正当收入”。

    同时,那种认为片面认为私营医疗机构服务质量差的观点也是站不住脚的。未来改革的方向,仍需大量鼓励民办医疗机构,尤其在城市。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孙祁祥教授认为,这是在保证人人享有基本医疗保障的前提下,再实现差异化服务制度保证。根据世界银行对10多个发展中国家的调查,医疗服务水平高的大都是私营部门。日本、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基层医疗服务机构大部分是私立的。

    但是,卫生部也不否认政府的作用。比如在农村的基层医疗服务,就需要政府投资,“因为这些地方市场失灵”。王陇德指出,对于农村医院人才匮乏流失的现象,卫生部决定采取城市医院和农村医院对口支援的方式来解决。目前全国2级以上的城市医院有1.5万个,正好是西部乡镇医院的数量。如果采取对口轮流支援的办法,中央财政每年只需拿出12亿元。“实际上这个对口政策过去有过,只是没有很好地执行而已。”有相关人士告诉记者。

    目前卫生计划中改革措施还包括:出台全民健康保障法,为促进竞争而实施多渠道办医,改革部分医院产权制度,以及试点新农村建设的医改体制等。

    中国保监会主席吴定富也透露,河南新乡通过成立医疗合作管理机构,以向社会招标的方式将服务职能剥离转给社会。而且也成立了一个监督机构,使管理费用从此前的每年3000万降为每年500万,政府管理发挥了良好作用。(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