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桥新闻 > 热点专题

毒糖浆巴拿马致死百人 我药监局称责任不在中方

发稿日期:2007-05-18 09:24:14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方的货物运到西班牙时,(货运文件上)标的都是TD甘油,我们一直没有修改。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巴拿马以后变成了‘纯甘油’使用。”

    江苏泰兴,因一起波及巴拿马的毒糖浆事件,最近成为世界焦点。

    2007年5月6日的《纽约时报》在头版报道称:2006年,巴拿马误将购自该国一公司的化工原料“二甘醇”当作“药用甘油”,用于26万瓶感冒药的生产中,最终导致上百人服用含二甘醇成份的有毒止咳糖浆后死亡。而这些置人于死地的“毒药”,来自江苏泰兴黄桥镇的泰兴甘油厂。“毒药”流通的过程是——46桶化工原料从泰兴甘油厂卖到北京的中服嘉远公司,后由中服嘉远公司卖给了西班牙的瑞丝菲尔公司,最终转手到巴拿马的美迪康公司。《纽约时报》认为:由于中国药品监督管理体制的缺陷,导致悲剧发生。

    纽约时报网站上提供的相关证明:当这种化工产品运到西班牙巴塞罗那时,仍为“TD甘油”

    一家世界级媒体在头条发表的报道,在国际上的反响可想而知。5月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称:“去年10月,美国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已经要求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协助调查该事件。经调查发现,有关公司不属于药品生产或经营企业,他们生产的替代甘油是化工原料,不是药品生产原料。中国有关药品管理法律法规对药品生产企业采购原料药和药用辅料是有严格规定的。”

    真相到底如何?本报记者先后对中国江苏泰兴、上海、北京,西班牙、巴拿马三国五地进行了调查。

    乡下工厂

    5月13日,江苏泰兴黄桥镇横巷村。这是苏中平原上一个普通的小乡村,小河从村中间贯通而过。现已惊动国际的泰兴市甘油厂就坐落在此。经南方周末记者向工商部门核实:这家成立于1991年的化工企业,此前为集体性质。1998年改制后,变成了法定代表人为万其刚的私人企业。万的女婿袁春宏担任此公司的总经理。

    与该厂在自己官方网页上的宣传不同,这家“泰兴市百强企业、重合同守信用企业”,更像个手工作坊——甘油厂一共拥有一间仓库、一间用一排红砖砌成的大棚式一层厂房和一个办公场所,厂房则只有一个锅炉和一只烟囱。而在其网站的图片上,却显示着一座十几层的白色大厦。

    泰兴市甘油厂与一家服装企业和一家食品机械企业共用一个厂区。记者去时,厂区大门紧锁。四五个员工晒着太阳,并警惕地盯着陌生人。南方周末记者假称要到服装厂联系生意,才得以进入厂区。 在厂区,南方周末记者发现,服装公司和面条机械厂仍在生产,但甘油厂直到本周一,仍然没有生产。

    当地居民证实:泰兴甘油厂一向以销定产,一个月最多开工三四次。平时,56岁的万其刚带着女儿女婿干活;生意最好时,雇工也不超过20人。记者刚驻留片刻,就被一个瘦瘦高高的员工盯上。他高声质问失职的保安,并对记者下了驱逐令。此前两天,另两家媒体的记者前来采访时也被驱逐。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负责人隔着栅栏对他们说:“有关事件所有信息都在网上,外交部都表态了。”

    这位负责人当时表示:完全可以对自己工厂的产品负责。“我们的产品没有问题,出口后如何使用与我们无关。”他反复强调,“如果打官司,我们厂也绝对没有错。”但他以没有接受有关方面授权为由,拒绝了进一步采访。

    5月14日,当地政府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询问时也表示,“目前调查仍未结束,不宜安排企业接受采访。”

    “TD甘油”之谜

    按照泰兴市甘油厂的宣传,该厂主要的业务是“专业生产TD甘油、水性油墨、净洗剂”等产品。其中的“TD甘油”,可适用于 化妆品、牙膏、印染纺织、化工涂料、造纸等诸多用途。甘油厂的网站附带了一份由泰州市质监局核发的《产品质量合格证书》。发证时间为2003年9月,证书认定:泰鑫牌TD甘油产品在2003年度经……监督检验,质量合格(连续四年度)。

    但究竟什么是“TD甘油”?它是化工用品,还是药品原料?记者咨询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从未听过,对它的成分也知之不详。记者找到上海律师吴奕刚,他曾在多年前代理了一家企业——上海宏隆实业有限公司——与泰兴市甘油厂的一场诉讼。当时诉讼的焦点就是关于“TD甘油”。

    “按纯度不同,甘油分工业甘油、食用甘油和药用甘油三种。”吴奕刚说,“泰兴甘油厂说他们提供的是TD甘油,但我们一查,国家标准根本就没有TD甘油。而甘油厂方在庭上的解释是,‘TD’就是‘替代’的意思,TD甘油即为甘油的代用品。他们说,如果是真正的甘油,价格应该要高一倍。”

    当时这场官司最后打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由于泰兴市甘油厂的企业标准未标明TD甘油的成分,法院委托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对货物进行了检验,结果为:TD甘油实为一种多元醇的多聚糖混合物的水溶液。该混合物中,含量最多的是六碳醇糖(如山梨糖醇、甘露醇之类),其次成分是六碳单糖——这与药用甘油的主要成分大相径庭。

    5月8日,江苏省药监局稽查处工作人员胡世木在接受《大公报》采访时也表示,TD甘油并非医药用品,而是用作装潢用的油漆、防冻剂等的添加剂,其价格比医药用甘油要便宜许多。万其刚在接受《大公报》采访时同样承认:该厂生产的TD甘油为甘油或合成甘油、复合甘油的替代品。与甘油的化学名丙三醇不同,泰兴市甘油厂生产的TD甘油执行的是企业标准,标准号为Q321283GYE01-2003。其原料为山梨醇、二甘醇、麦芽糖(仅冬季生产使用)。在去年的“齐二药”假药事件后,该厂已将原料改为山梨醇、丙三醇(甘油),去掉了有毒性的二甘醇。

    按要求,企业标准需要在当地质监局备案。5月14日,南方周末记者上门向泰兴市质监局了解企业标准内容时,被对方拒绝。

    中国国家药监局:责任不在中方

    “这个东西确实来源于中国,但哪个过程中发生了问题,还是很清楚的。”5月15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新闻处处长申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申晨表示,去年10月,美国FDA曾向他们发函要求协助调查此事。本来按照中国的体制,此事不归药监系统管理,但考虑到两国机构在很多方面一直存在良好的合作关系,国家药监局仍协助美方对此事进行了调查,调查结论也向美方做了通报。

    “美国FDA曾认定,责任并不在中方。”申晨说,“包括他们提供的检验报告,就证明……从TD甘油变成了甘油,可能有更多隐情。”申晨表示,二甘醇的使用在国际上向来是非常敏感的问题,“70年前在美国死了一百多人,这几年印度和非洲都死了很多。这在整个世界制药业是个很敏感的问题,我们不可能不慎重”。

    5月8日,江苏省药监局稽查处官员胡世木接受《大公报》采访时,也证实了这个消息。胡世木说,2006年10月25日,他接到国家药监局电话后赶到泰兴,与来自泰州、泰兴两级药监局的十多名工作人员展开了为期两天的细致调查——包括谈话、检验现场、核实销售记录和财务状况等。不久,国家药监局即向美国FDA通报了调查结果。通报的内容,和这次外交部发言人姜瑜的答记者问基本相同。

    “本来调查已经结束,但《纽约时报》又发出了这样的报道。”申晨说。为此,一位中央领导人做了详细批示。于是,由国务院牵头、多部门组成的一个工作组重新成立,再次介入调查。“中国方面已经掌握了部分证据,最终结论将在最近几天公布。”国家药监局新闻发言人颜江瑛说。

    颜江瑛确认:从目前调查来看,泰兴市甘油厂不是生产药品的企业。但她表示,对于甘油厂所产的TD甘油的成分,属于质监局监管范围,他们无权核实。另外,由于不是主管部门,她也否认目前对生产商采取了措施。

    据了解,巴拿马美迪康公司没有药品生产及销售资格,而该国有关部门从这个公司购进原料生产止咳糖浆前,也没有对其成份做相关检测。“我估计巴拿马那边肯定有问题。”颜江瑛说。

    到底是谁的问题

    悲剧被扩大的那一环,是由被巴拿马官方调查的当地美迪康(Medicom,音译)公司开始。

    5月8日,巴拿马较有影响的媒体PANAMA AMERICA回顾了美迪康介入此事的过程。报道称:2003年巴拿马社会保险局发布公告,申请招标一批9000升的“纯甘油”,以用于制造祛痰糖浆。6月25日,美迪康公司提供证明参与竞标,并最终夺标。但美迪康公司并没有能力提供产品,悲剧由此开始。

    西班牙驻华大使馆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确认,巴拿马的美迪康公司在中标后,委托西班牙巴塞罗那的瑞丝菲尔(Rasfer?熏音译)国际商贸公司采购。瑞丝菲尔公司创建于1983年,专门从事化学产品和药品的贸易,在印度和中国都设有办事处。由于也没有生产能力,瑞丝菲尔转而通过北京的中服嘉远贸易公司,购买了这批货物。而这批货物,则由中服嘉远公司向泰兴市甘油厂采购。

    根据《大公报》报道,2003年7月31日,泰兴甘油厂销售11349公斤TD甘油给中服嘉远贸易公司,单价为每吨6900元人民币。“这应该是工业甘油的价格。”一名业内人士说,“药用甘油的价格,当时大约在每吨18000元。”

    应要求,泰兴市甘油厂先按中服嘉远公司提供的标签样本对包装进行喷制后,将这批TD甘油直接发往了中服嘉远公司指定的交货地点。随后,这批货物从上海启运,最终到达了西班牙的巴塞罗那。

    与西班牙公司签署了购销合同的巴拿马美迪康公司,通过一家国际货运公司从巴塞罗那发了货,货物最终到达巴拿马Manzanillo港口。但是这一次,根据瑞丝菲尔公司的发票,中间人Aduanas Javier de Gracia却以9000升“纯甘油”的名义报了关。“中方的货物运到西班牙时,(货运文件上)标的都是TD甘油,我们一直没有修改。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巴拿马以后变成了‘纯甘油’使用。”北京时间5月16日晚,瑞丝菲尔公司在接受南方周末特约撰稿人采访时说。“我们很遗憾。但是我们没有任何责任。我们只是购买然后把货物分配出去,没有权力去打开包裹然后分析那些货物。我们只是中介。”瑞丝菲尔公司一位经理Ascensión Criado说。

    这位经理称:他们从北京的中服嘉远公司以每吨1600美元的价格购入TD甘油后,这批货物一直放在港口。他们所做的,仅仅是把中方标签上所写的收件方,由他们公司的名称“Rasfer internacional”改成了巴拿马公司的名字“the Medicom Business Group”。他对南方周末肯定地表示,巴拿马那边向他们订货时要的就是TD甘油。“我们认为自己没有任何责任。主要责任在巴拿马方面。”瑞丝菲尔公司说。

    西班牙驻华大使馆证实,案发后,巴拿马政府方面曾向西班牙发出了联合调查此案的请求。瑞丝菲尔公司的代表回答了对方提出的问题,但没有其他的法律程序。西班牙卫生事务主管部门检查了瑞丝菲尔公司,但“没有进行更多调查,也没有反响”。

    瑞丝菲尔公司说,在整个合同履行过程中,巴拿马美迪康公司的信誉一向值得怀疑。 一个例子是,从中国寄过来的货物标明有效期是2004年,但是巴拿马公司改了产品的有效期,还美化了产品的质量。另外,在整个贸易中,西班牙公司并没有赚到钱。因为“巴拿马公司到现在还没有付款给我们,到现在还亏损20000美元”。

    5月7日,巴拿马高级检察官迪玛斯·杰瓦拉(Dimas Guevara)在接受西班牙埃菲社的采访时称,巴拿马美迪康公司的3名代表已被拘留。

    南方周末和这位巴拿马高级检察官的办公室进行了联络,对方称“协助媒体调查是我们的责任”。他们称,将于近日把相关结果通知本报。(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