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桥新闻 > 市场观察

新兴市场潜力大 中国药业进入研发新时代

发稿日期:2007-07-10 10:09:00 来源:搜狐

      冷泉港会议中心落户苏州对于世界生物学界、世界制药业而言只是一个小事件,然而,却对中国生物学界、中国制药业具有标志性意义。很显然,期望冷泉港会议中心落户苏州后,给中国制药业、哪怕仅仅是生物制药业带来翻天覆地的影响是不现实的,然而笔者认为,它却标志着中国药业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以研发为驱动力的新时代。

    冷泉港会议中心能够落户苏州,当然和苏州工业园区的努力分不开,然而这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联系到近年来,诺和诺德、阿斯利康、礼来、罗氏、葛兰素史克、辉瑞、赛诺菲-安万特、诺华等巨头纷至沓来,在中国投入巨资建设研发中心,联想到药明康德等国内研发外包公司的异军突起,很显然,中国在世界制药业的新版图中的战略地位正在上升。

    曾几何时,中国是一个成本低廉的原料药生产基地,再后来,中国是一个潜力巨大、增长迅速的“新兴市场”,而现在跨国公司、领导研究机构在中国的布局则证明,在跨国公司的版图中,中国已经成为战略性市场;而对于顶尖的研究机构而言,丰富的研究型人才资源,政府建设“创新型社会”的努力、不断增长的研发投入,都让中国成了富有引力的“迦南地”。

  然而,外边的热闹似乎和我们无多大关系。绝大多数的民族制药企业仍然挣扎在生存线上,仍然斤斤计较于政策动向、招标问题、营销困境等。中国制药业正处于战略转折点,然而,众多的制药业仍囿于战术问题,犹如温水煮鱼。身处困境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认识不到自己身处困境。如果企业家每天都为眼前的战术问题所困扰,终有一天会将企业引入万丈深渊。

  如果说5月1日起正式执行的新《处方管理办法》,从市场准入角度将药品创新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那么近期SFDA公布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第二稿)》,则大大提升了研制“新药”的门槛。在新政策、新形势下,广大民族药企何去何从,整个民族医药产业出路何在,无疑值得大家深思。

  在这个特别的时候,冷泉港来了,紧跟着的是辉瑞、诺华、诺和诺德等跨国公司的步伐。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未来学家就指出,21世纪是生物世纪;而近年来,国际上研发NCEs难度的空前提升、生物药品的勃兴,已经让制药业看到了生物世纪的曙光。

  中国不缺乏人才,不缺乏资金和市场容量;这些因素,倘若有良好的政策,有具备国际眼光的战略企业家、战略科学家,那么,中国制药产业或许可以摆脱化学制药的不振,直接跨入“生物制药强国”,实现产业升级。

  怎样才能抓住生物药业勃兴的机遇?怎样才能适应研发时代的挑战?“临渊羡渔”不如“退而结网”。谨让我向苏州工业园区的管理者致敬,尽管他们的做法仍是一种探索,但他们显然是具备战略眼光的管理者。他们有很多东西值得制药企业家学习:一是大胆尝试新机遇,生物制药是未来制药业发展的方向,比起无可奈何、固步自封或冷眼旁观,大胆尝试将打开机会之门;二是栽下梧桐树、吸引凤凰来,我们的制药企业搞研发,同样需要BioBAY的“千金买马骨”的气魄;三是要有投资心态,药品研发高投入、高风险,同时也是高产出,与BioBAY做园区的思路一样,药企要敢于对潜力项目直接进行风险投资。

  我认为,在药品市场进入研发新时代的今天,BioBAY的运营思路,正是中国实力制药企业应该仿效的研发之路。(搜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