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桥新闻 > 热点专题

我国最大医药专利授权项目再爆纠纷

发稿日期:2007-07-25 09:30:44 来源:信息时报

    我国医药界最大的一项专利授权项目,最终引发了纠纷。昨日,广州威尔曼药业宣布,鉴于上海新先锋严重违约,将停止对其生产的“哌/舒”(注射用哌拉西林钠舒巴坦钠)的专利授权。而在一年多之前,在一单轰动全国的最大药品专利纠纷中,联手对抗威尔曼“哌/舒”专利的11家企业联盟之一上海新先锋,临阵倒戈成了威尔曼的盟友,并以10年8000万元的代价拿到了“哌/舒”专利授权。 

  欠专利费盟友交恶 

  “上个星期五是我们要求预付今年款项的最后一天,上海新先锋仍没有积极回应,因此,我们决定收回对其专利授权。”威尔曼法律顾问戴景良向记者表示。 

  据了解,2006年获得威尔曼专利授权后,上海新先锋立即注册了“哌/舒”生产,商品名为“派纾”和“君吉纾”,也参加了全国各地的药品招标采购。据威尔曼方面称,该品种在全国招标过程中,中标率是96%。 

  威尔曼方面称,上海新先锋上一年度的“哌/舒”专利费还没有付清,今年的专利费本来3月就要预付一部分,但威尔曼接连发了三次函,把付款日期推迟到7月20日,最终仍没有回音。 

  而昨日上海新先锋总裁吴建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自己还不清楚为什么最终会导致威尔曼发出这个声明。 

  专利费太高惹的祸? 

  不过在双方的言辞中,似乎专利费是其意见不一的一个问题。孙明杰告诉记者,上海新先锋上一年的钱还没有结清,也没有向威尔曼上报销售的数量,威尔曼从经销商获得的大致数据是150万支左右。按照一支40元的批发价格计算,150万支的销售额也才6000万元,而上海新先锋要支付给威尔曼的专利费一年要800万元,显然,面对这么高的专利费,上海新先锋有点不划算。 

  戴景良告诉记者,针对专利费,对方也曾提出能否进行一点减让,当时威尔曼也表示可以考虑,但对方没有提出往下谈。 

  另外,价格竞争也是威尔曼对上海新先锋略有不满的地方。据介绍,威尔曼自己生产的不同剂型的“哌/舒”也在市场上销售,虽然销售量在全国排第一位,但孙明杰仍抱怨上海新先锋:“他们老是违反协议,搞低价倾销。” 

  昨日,威尔曼对上海新先锋几乎下了最后通牒,称从7月23日起,上海新先锋不得再生产销售“派纾”和“君吉纾”,否则将考虑诉诸法律程序。 

  新闻背景 “哌/舒”专利纠纷 

  据了解,“哌/舒”为一种广谱类抗生素新药,一“出世”便被视为极具市场潜力,市场预计在10亿元左右,由此引发多家企业先后上马,最终导致专利纠纷。 

  2006年3月,正当威尔曼与11家企业联盟就“哌/舒”的专利是否有效进行马拉松式的诉讼时,上海新先锋临阵倒戈,联合哈尔滨智诚医药科技研究院与威尔曼达成协议,成为当时我国医药界最大的一项专利授权项目。(信息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