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桥新闻 > 市场观察

2007年医药市场重要事件回顾

发稿日期:2007-12-06 09:30:22 来源:医药经济报

    2007年的中国医药市场,在动荡的同时出现了回暖和恢复性增长,在医药尚未分开、发改委新的定价政策尚未明朗、反洗钱法未严格实施、全民医保方案尚未出台之前,中国医药市场还是在原有的医药运营体系下纵横驰骋,不容乐观。在旧体制即将衰亡、新体制即将来临的2008年,有太多现象值得业内去思考。笔者将2007年林林总总影响医药营销的事件汇集为十大关键词,抛砖引玉,供大家参考。  
                                  
    关键词:并购   
                                  
    背景  
                                
    商业方面:九州通集团有限公司引入6000万美元风投资金和日本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合资;湖北同济堂药房有限公司与美国一家风投公司合作;广州医药和欧洲医药物流企业联合美华有限公司正式签署协议,组建合资公司;上海医药与日本铃谦株式会社合资进行药品分销业务。工业方面:继联想控股旗下弘毅投资以2.1亿元并购江苏先声药业31%的股权,并在2006年4月协助先声在纽交所成功上市,2007年联想控股再出重拳,与石家庄市国资委签署了合同,以8.7亿元拿下石药集团100%的国有产权。 
                                  
    解读  

    2006年以来,受治理商业贿赂、整顿和规范药品市场秩序以及药品降价政策等影响,中国医药市场的发展陷入一个低谷,近一半的企业拼搏在利润线的边缘。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小型医药企业,甚至大型企业受制于微薄的利润,企业无法获得应有发展,在无以为继的情况下,很多企业不得不挂牌待并。也许,这也给很多企业指明了一条道路:如果无法走下去,将企业交给适合的人也许是一种正确的选择。   
                                  
    关键词:工商博弈 
                                  
    背景  
                                
    作为医药价值链的重要成员,制药企业和渠道经销商之间发生的利益重新分配以及控制和被控制的相互较量,即工商博弈。尽管近年来,工商之间的博弈频率越来越快,但都还是一些小型“战斗”。但以今年南京医药和西安杨森、海王和著名OTC品牌药的冲突为标志,2007年这种工商博弈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随着连锁药店的快速、跨省式扩张,而2007年又是房租高企的一年,其扩张的成本再次增加,连锁药店对利润的强烈渴求也导致了与制药企业之间发生影响深远的博弈事件。 
                                  
    解读  
                                
    工商之间的博弈是永恒存在的,平衡只是暂时的,供应商和渠道商各自都有利益最大化的诉求,原来的商业公司可能收入都不高,现在商业公司的收入普遍提高,其利益诉求必然会增大。而且商业企业扩张后,人员增加,费用也在增加,这时,博弈就成为一种必然。 
  
    关键词:广告严管 
                                  
    背景  
                                
    2006年7月,广电总局和工商总局联合发布“禁播令”,自8月1日起,所有广播电视播出机构暂停播出介绍药品、医疗器械、丰胸、减肥、增高这五类产品的电视购物节目。2006年10月,新闻出版总署联合工商总局发出通知,自11月1日起,所有报刊暂停发布包含牛皮癣(银屑病)、艾滋病、癌症(恶性肿瘤)、白癜风、红斑狼疮等疾病和无痛人工流产等内容的12类广告。与此同时,国家药监部门对药品、医疗器械广告的审查制度也日趋规范和严格。广告审批内容全部上网公布,提高了审批透明度,方便了群众和社会监督。并且定期公告违法药品、医疗器械广告发布情况,对那些发布虚假违法广告的产品和生产、经营企业进行曝光。同时开始对医药产品的声像广告、文字广告、以及宣传物料等进行全面的清理整顿。 
                                  
    解读  
                                
    对医药广告监管力度的不断加大,其目的是整治虚假违法的医药广告,是对广大人民群众的就医用药安全和生命健康负责。虽然会对一些中小企业的发展有所限制,但却为业绩优良的制药企业提供了品牌建设的绝好机会。2007年的药企首先应立足于对品牌知名度的提升,同时为避免广告违规,应不断开辟新的市场,选择新的媒体资源。 

    关键词:一药多名 
                                  
    背景  
                                
    2006年3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药品说明书和标签管理规定》(24号令),决定从6月1日起,除了含有新的化学结构、新的活性成分的药物,以及持有化合物专利的药品外,其他品种一律不得使用商品名称。24号令对药品说明书、药品标签、药品通用名称、药品商品名称和注册商标在印刷排版时所使用的字体、字号、颜色以及位置、占用面积都作了详细的规定。其目的在于促使药企重视对药品不良反应信息的收集,重视药品说明书的规范和更新,大力推广药品通用名称,切实保障广大患者的用药安全有效。 
                                  
    2006年4月,全国药品稽查工作座谈会对正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的药品包装、标签和说明书专项检查确定了五项重点内容:凡是未按规定进行审批和备案的;药品通用名称未用中文显著标示或不标注的;包装内夹带任何未经批准的宣传物料的;药品通用名称与商品名称用字的比例小于1∶2的;适应症或功能主治超出规定范围的。都在重点查处的范围内。 
                                  
    解读  

    针对24号令的影响,制药企业从3个方面做了补救工作:一是掌握好新包装的上市时机,尽量缩小新老包装交替的时间,尽量全面铺开新包装的销售范围与区域,注意错开其他企业产品的新旧交替时间;二是做好渠道各环节新包装的传播沟通工作,提高渠道认知度;三是进行有效的媒体传播,及时告知消费者和店员。   
                                  
    关键词:一品两规 
                                  
    背景  
                      
    《处方管理办法》(53号令)已于5月1日起施行。其第十六条规定:医疗机构应当按照经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并公布的药品通用名称购进药品。同一通用名称药品的品种,注射剂型和口服剂型各不得超过2种,处方组成类同的复方制剂1~2种。因特殊诊疗需要使用其他剂型和剂量规格药品的情况除外。 
                                  
    医院作为处方药的销售终端,成千上万的企业将营销资源投向这个具有垄断地位的环节。正是在各大企业与医师“通力合作”的情况下,“看病贵”得到了滋养的土壤,为了对医药市场进行梳理,打击不正当竞争,国家不得不采取多种有力的手段,“一品两规”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 
                                  
    解读  

    “一品两规”打破了中国医药市场数十年来的格局。一些被挤出医院的产品在想着如何把丢失的销售份额补回来,还没进医院的在想着怎样打击竞争对手,抢占留下的空白市场。在“一品两规”政策全面实施后,导致部分中小型制药企业的关停并转成为必然,而更多的企业则要谋求生路,一方面需要加强对既得医院终端的维护,确保不被淘汰;另一方面,则需要加强新药的研究工作,以技术壁垒作为抗击竞争对手的有力手段;还可以通过调整产品线的方式,将在医院市场潜力较小的品种坚决淘汰,同时开发有利于在OTC市场运作的品种,规避宏观市场上的风险。   
                                  
    关键词:降价 
                                  
    背景  
                                
    为了缓解“看病贵”的社会矛盾,在国家发改委的主导下,至2007年,中国医药市场经历了24次药品宏观性降价。然而在“以药养医”的运作体制下,降价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老百姓仍然陷于“看病贵”的困境中。第24次药品大降价令下达后,国家发改委宣布,这是最后一次对《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药品目录》的药品价格进行调整,有86.7%的中央政府定价目录药品已完成价格调整。以后将每两年对药价进行一次微调。这标志着药价大调整时代的暂时结束。   
                                  
    解读  

    “以药养医”使药品成为医疗服务机构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很多医生成了专业“卖药者”而在尽量“多卖药”、“卖贵药”。药品降价压缩了医院和医生的利益空间,降价药品失去了吸引力,难免被打入“冷宫”。而在医药流通的各个环节,医院和药店只是最后一个环节,对药品的多次降价,并没有从根本上撼动中间环节过多造成的药品价格虚高的现象。 
                                  
    一个时代的终结预示着另一个时代的开始。正如国家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所说的,仅仅依靠降低一些药品价格的办法,难以达到平抑老百姓药品费用的目的,治本之策终须靠制度。十七大报告提出,医药市场应该在“医药分开”的思路指导下健康发展,将医院的利益与药品销售剥离,才有可能从根本上解决“看病贵”的难题。   
                                  
    关键词:新农合 
                                  
    背景  
                                
    从2003~2007年,国务院相继召开了4次全国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试点)工作会议,统一思想,明确目标,部署工作,积极推进新农合制度健康发展。中央决定,从2007年开始,新农合制度建设由试点阶段转入全面推进阶段,2007年新农合覆盖的县(市、区)要达到全国县(市、区)总数的80%,2008年基本覆盖全国所有县(市、区)。据统计,截至2007年6月30日,全国开展新农合的县(市、区)达到2429个,占全国总县(市、区)的84.87%,参加合作医疗的人口7.2亿,占全国农业人口的82.83%。 
    解读  
                                
    新农合是颠覆医疗保险长期以来重城市轻农村怪象的重要手段。中国毕竟还是农业大国,近8亿农民的现实困境让任何人都感觉到窒息,农民的健康管理成为了医疗改革的重中之重。业内有关第三终端的讨论已经有好几年了,正是由于农村市场的庞大基数及其特有的属性,使其成为了主流医药市场之外独立的一种终端形态。新农合的实施,将第三终端的市场规模至少提高了3倍。   
                                  
    关键词:两票制 
                                  
    背景  
                                
    2007年8月,广东省纠正医药购销和医疗服务不正之风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公布了《广东省医疗机构药品阳光采购实施方案(初稿)》,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在药品配送环节,要求“所有入围品种对市辖区内医疗机构不得进行转配送,严格执行两票制”。“两票制”就是药品从出厂到医院只能开具两次发票,即厂家到医药商业公司,再到医院。 
                                  
    解读  
                                
    “两票制”是医药分开前的一个具有深远影响的新名词,从制药厂到医院只允许一个中间环节,此举将多层级的药品渠道架构彻底打破,对于医药价值链中的上游生产企业、中游商业批发和配送公司以及医药自然人、下游医院终端客户来说,都不得不面临这次前所未有的变革洗礼。 
                                  
    在尚不具备完善机制的环境下,“两票制”无疑具有强大的革命性。它既要革一部分制药企业的命,也要革中小型商业公司的命,同时还要革大部分从事药品个人代理的医药自然人的命。可以想象,在这场行业革命大刀阔斧地实施后,诸多后遗症将会出现。 
                                  
    值得注意的是,“两票制”有可能形成流通企业新的垄断经营,导致一批中小医药企业丧失部分渠道,使其生存空间更小。另外,如果限价过低,可能使一些厂家因成本太高价格下不来而遭遇出局的厄运,而另一些厂家为拼命降低成本则可能影响药品质量。  
                                   
    关键词:自主研发   
                                  
    背景  
                                
    目前,国内药企平均每年用于研发的投入仅占到销售收入的2%左右。研发投入的严重不足,使国内超过90%的药企只能靠生产仿制药求得生存,致使同一种药品往往有几十上百家,甚至上千家企业在生产。 

    材料和能源价格的普遍上涨,使产品成本不断提高。企业GMP改造的固定资产投入,使单位产品承担的折旧费明显增加。市场格局的快速变化,又使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不断攀升,从而导致企业生产成本居高不下。不少企业虽然拥有一批不同的药品批号,却无力也不敢安排生产。因为,即便是产品生产出来,成本价格也高得离谱,根本无法参与市场竞争。结果是生产得越多,赔得越多。一方面是成本始终居高不下,另一方面是药品价格持续走低,使得药企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很多企业盈利能力十分虚弱。 
                                  
    解读  
                                
    新药研发投入大,周期长,见效慢,故进行产品仿制便成为许多药企的首选,也成了抢占市场的捷径。到目前为止,市场上主要是以仿制和改制的药品和通用类药品为主,特色产品很少,内资药企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产品的屈指可数,而能够拥有高技术、高附加值新产品的更是凤毛麟角。从国际范围来看,巨大的研发成本压力和中国通用名药品市场的发展,让很多跨国药企都把目标瞄向中国。大部分世界著名的跨国制药企业如葛兰素史克、罗氏、诺和诺德等公司都已在中国设立了研发中心。由于研发力量、资金投入等方面的差距,国内药企还将面临来自西方药企的巨大压力,必然会对中国的整个制药行业造成较大、较长久的影响。(医药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