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桥新闻 > 市场观察

2007医药行业不平静:动荡中寻找新出路

发稿日期:2008-01-11 09:54:01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2007年,医药行业不平静的一年。政府对于医药行业监管力度将进一步加强,药品降价的不断调整,工商博弈程度的白热化,医改方案的迟迟没有出台……2007年,中国的医药市场,在动荡中不断寻找新的出路。

  新《医疗广告管理办法》实施

  2007年1月1日,国家工商总局与卫生部重新修订的《医疗广告管理办法》开始实施。

  新的《医疗广告管理办法》主要进行了三方面修订:一是明确了医疗广告必须由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对广告内容进行成品审查,取得《医疗广告审查证明》后方可发布。二是首次对发布的广告内容做出了明确限定,今后,医疗广告仅限于医疗机构第一名称、医疗机构地址、所有制形式、医疗机构类别、诊疗科目、床位数、接诊时间、联系电话等8项内容,治愈率等禁止出现在广告中。三是加大了对违法医疗广告的处罚力度。

  近年来,医疗广告中虚假、违法宣传的问题日益突出,成为了广告市场发展的掣肘。对此,新办法的实施初步取得了一定效果。截至2007年3月9日,根据上海、山西、吉林等6省市的不完全统计,卫生系统监测到的医疗广告违法率已从去年同期的90%降至今年的10%以下。工商部门监测结果显示,全国电视医疗广告的违法率由2006年底的20.17%下降至12.1%,报纸医疗广告的违法率由2006年底的50%下降至14.9%。

  卫生部副部长马晓伟在2007年医院管理年暨全国医政工作会议上表示:"二十多年来,在医疗卫生工作中,像《医疗广告管理办法》这样,一部法律和法规颁布后,短时间内在行业管理上迅速收到成效,是少见的,这是一个很大的成绩,可以说初战告捷。"

  工商博弈硝烟弥漫

  2007年4月28日,南京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宣布,开始停止从西安杨森公司购进任何品种的药品。要以"全面对话的方式",与西安杨森协商解决双方"在2007年合约谈判中存在的利益冲突",从而重新确立双方悬殊的"利润分配"。致使南京医药突然"发难"的根本原因在于在这场合作中,南京医药获得的利润与西安杨森相比差距甚大。这起被称为有史以来最大的医药商企冲突的产生,使分销商和供货商历来就存在的矛盾逐渐浮出水面。

  对此,江苏医药商业协会会长尹祥山道出了行业现状:"江苏、浙江、上海、南京等地的商业企业利润在全国算高的,基本可以达到1%,而其他地区都只有0.6%,由于市场饱和,大家陷入了’不做不行,做了又亏’的窘境,面对强势的跨国药企的品牌药时尤其如此。"大家的思路基本都是微利保本,冲突和麻烦能避免就避免。"

  工商博弈是指制药企业和渠道经销商之间发生的利益重新分配以及控制和被控制的相互较量。2007年,以南京医药和西安杨森为代表的这种工商博弈愈演愈烈。在医药产业链上,供应商和渠道流通企业以及终端之间的利益冲突是必然的。而工商之间各自都有利益最大化的诉求,因此工商博弈是永无止境的。

  药品降价转为定期微调

  去年5月,国家发改委明确表示:大规模的统一降价下半年不再搞了。

  为了解决"药价频降,百姓没感觉"的难题,至2007年,在国家发改委的主导下,中国医药市场经历了24次药品宏观性降价。然而在"以药养医"的运作体制下,降价远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随后,在第24次药品大降价令下达后,国家发改委宣布,这是最后一次对《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药品目录》的药品价格进行调整,有86.7%的中央政府定价目录药品已完成价格调整。今后国家发改委将采取每两年微调一次的办法加强对药价的指导,并进一步扩充医保目录。

  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公开承认,目前,医药管理格局十分复杂,缺乏统一的协调机制:国家发改委负责药价的调控,卫生部管医院,药监局分管药品生产企业和流通企业。因而对药价虚高的监管,往往是"按下葫芦起了瓢"。药品降价还需要各有关部门的协作与配合,单凭任何一个部门,都难以取得预期的效果。

  随后,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揭示了其中的症结所在:由于我们国家药厂众多,有6000多家,低水平重复建设严重,药品生产企业在整个药品生产流通和消费过程中处于一个弱势地位。同时,医院的绝对垄断地位,使得"医院能否盈利"成了药品市场的"风向标"。降价药的盈利空间小,药厂也自然不愿供应那些医院不开的廉价药品。"廉价药没了市场,药品降价的效果也就在错综复杂的医药购销’潜规则’面前大打折扣。"周望军说。

  而针对一些降价药品在大医院用量减少或是药品"降价死"问题,其解决办法最终还是要靠医药卫生体制改革。

  医改新方案将出台

  2007年12月26日,卫生部部长陈竺在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上表示,到2010年在全国将初步建立基本医疗卫生制度框架,到2020年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

  陈竺称,公立医院要逐步取消"以药补医"机制,降低药品价格。他透露,将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即中央政府制定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建立基本药物生产供应体系,实行招标定点生产或集中采购直接配送等方式,确保基本药物的生产供应,规范基本药物使用。

  同时陈竺强调,除了增加财政补助,也会适当提高医疗服务价格,以完善公立医院补偿机制。
  而对于医改方案究竟由"政府主导"还是由"市场主导"这一争论已久的问题,陈竺明确表示,要强化政府责任和投入,确立政府在提供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中的主导地位。

  "基本医疗服务由政府、社会和个人三方合理分担费用;特需医疗服务由个人付费或通过商业健康保险支付。"陈竺表示,中央和地方都要大幅度增加卫生投入,政府投入将兼顾医疗服务供方和需方,投入重点用于公共卫生、农村卫生、城市社区卫生和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障。

  而陈竺在报告中还强调,公共卫生机构要实行全额预算管理,维护公益性质。中国社科院生命伦理学专家邱仁宗就此称,67%的医疗费用由患者来承担,这是极不合理的。

  陈竺还透露:"要建立和完善以社区卫生服务为基础的新型城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社区医院主要是为居民提供疾病预防等公共卫生服务和一般常见病、多发病、慢性病的基本医疗服务;大医院要承担急危重症和疑难病症的诊疗等。要逐步实现社区首诊、分级医疗和双向转诊。

  在这份新方案中,医改存在的矛盾焦点问题等到了进一步地解答。然而,真正的医疗改革何时出台,仍然还没有定论。

  不过,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在布置2008年工作时曾透露,将出台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并稳步推进试点工作。而卫生部有关官员此前也曾表示,医改方案将提交2008年3月的"两会"讨论。

  我们看到,医疗改革的脚步已越来越近了。(中华工商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