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桥新闻 > 市场观察

医药板块:药品降价 药企净利何以倍增

发稿日期:2008-01-16 17:42:27 来源:赢周刊

      医药板块诸多公司近期财报呈现出大公司业绩暴增,小公司业绩暴跌的两极分化状态:一方面,占该板块较多数量、净利润在2000万元以上的大型公司,其2007年度业绩大幅度增长乃至业绩翻倍。其中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2007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净利润达到了1.2亿元,比2006年同期大幅度增加了273%;江中药业和益佰制药2007年第三季度净利润也比2006年同期分别增长了87%和38%,正是名副其实的股价大涨。

      而另外一方面,为数不多的小型公司业绩却下滑严重。其中,健特生物2007年三季度利润亏损350万元,东盛科技2007年三季度净利润比2006年同期下降50%以上,仅为801万元。

      仔细观察报表,不难发现,2007年医药行业的宏观销售环境并无非凡利好,各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也没有出现突飞猛进的增长,个股公司业绩大幅度增长并非来源于主业增长。

      其中,江中药业和双鹤药业2007年第三季度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从2006年同期的8.4亿元和32亿元,增长到8.6亿元和33亿元;就连业绩暴增数倍的益佰制药的主营业务收入增长也比较有限,只从2006年同期的4.6亿元增加到了2007年第三季度的6.6亿元。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带来了公司利润的大幅度增长呢?

      成本控制才是利润翻倍主因  

      从财报看来,受主营业务经营范围的限制,药业公司的投资暂时不能做到“大手笔”,收益项目普遍不高,利润增长并非来源于此。其中,双鹤药业2007年第三季度的投资收益仅为26万元,与其高昂的业绩不可同日而语;益佰制药2007年第三季度投资收益甚至为负数,亏损高达446万元;江中药业也处于投资亏损的状态。利润高增长企业中仅有位于发达地区的白云山A投资收益较高。

      事实上,医药板块的高增业绩主要得益于“节流”方面。

      从利润表收支来看,治理费用、销售费用的大幅度递减为这些企业创造了巨大的利润空间。其中,以双鹤药业为例,其前三季度治理费用仅仅只有1.6亿元,只占去年全年治理费用1/2不到,而财务费用仅仅只有800多万元,也不足去年该数据的1/2,因此,净利润大幅度增长也在情理之中。

      而作为小型公司健特生物与东盛科技,尽管投资收益高昂甚至主业收入仍有增长,但由于其“节流”工作不到位,而导致业绩大幅度缩水。

      “活动经费”锐减  

      在这种情况下,“药品多次降价、招标、挂网采购等一系列降低公众医药服务成本的政策,却给医药企业增加了压力。在多种政策的作用下,竞争愈加激烈的医药行业,利润越来越低。”有业内人士向媒体介绍说。

      既然主营业务收入和投资收益都没有明显的增长,利润又被不断压缩,那么净利润的增长从何而来呢?很显然,只有不断压缩中间环节的费用,才有可能实现净利增长。

      “现在往公司申请活动经费变得很困难,幅度没有以前那么多了。”供职于一家大型制药企业销售部门的许先生向记者介绍说。往年销售部门上报的客户联谊等费用审批速度很快,也不会被总公司“打折扣”,而今的情况已大有不同。

      目前药品销售体制上,药品生产企业的销售渠道分为医院和“诊所+零售”两条线。而两条线的销售都要经由有销售资格认证的各级医药销售公司的渠道完成。

      据许先生透露,在“诊所+零售”方面,药品生产企业必须做到“全面出击”,医药销售公司和药房诊所都要有实实在在的销售回报才能实现药品的良好销售。

      举一个例子:一盒出厂价5元钱的药品,医药公司入货如果达到一定数量的话,即可享受制药企业给予的出厂价优惠,而药房、诊所等则是通过各级医药公司进货。

  为了提高药房、诊所的进货积极性,药品生产企业对之实行销售“鼓励”也必不可少--除了自己安插促销人员进场推销药品以外,药企一般都会给药房、诊所一定的销售返利,“卖出一盒药厂家再返给你多少利润,相当于除了进货销售差价的利润外,还有医药公司给的返利这一部分。”此外,推销人员,药品上架还需要支付药房一定的“进场费用”。

  打通药房和诊所的渠道,药品生产企业费用的支出占到药品售价的15%~20%。而这个比例在许先生看来,确实是逐渐降低。医药的降价等政策进一步挤压医药生产企业的利润空间,医药生产企业只能从渠道费用上做减法。“应该说目前整个行业都不约而同地在这一块费用上有所收缩。”

  “以前销售费用还有另一部分,即活动经费,现在这一块更难申请到了。”许先生介绍说,为了冲刺业绩,有时候把好不容易申请下来的活动经费,直接转化为销售返利发给药房诊所,这样的方式在他看来对业绩增长的贡献作用“比较实在”。

  对于消费者认知程度高,美誉度也较高的药品,医药生产企业在渠道费用上的“减法”则愈加明显。供职于某知名跨国医药公司的陈先生,在认同行业渠道费用萎缩的前提下表示,其公司一款治疗头疼发热的成熟药品,这一块的费用删减额度比许先生所描述的还要高不少。“目前这一块费用主要花在监管医药销售渠道上,更多是为了避免串货等现象诈骗我们生产厂家的销售返利!”

  陈先生所说到的“串货”,指的是同一家医药销售公司或者药房,在不同分公司或者分店间对药品的流通调剂,从而制造药品终端销售数据的“假象”,以得到医药生产企业提供的销售返利。

  药房托管减少“灰色”支出  

  随着“药房托管”这种被视作是对于医疗体制改革中“医药分家”的创新性尝试,目前在江苏、广西、山东等地已遍地开花。

  “药房托管”是指在《药品管理法》规定的药品使用单位的权利、义务、责任等不变的前提下,将医疗单位药学部门负责的药事管理中的药品供应及调剂工作,通过公开招投标,与药品经营企业签订契约,委托企业法人运作。其大致模式是,将医院药房的所有权和经营权进行分离,所有权仍归医院,经营权则交由第三方。

  然而,在推广期间所遇到的阻力却绝不少,阻力正来自于医生和药房,因为这两者都是医疗回扣的最大受益者。因为院方从院长到医生,对于用药从品种到厂家的决定权,使他们成为医疗回扣的重症地带。但在托管后,医院只能给医药公司开出药品的目录,采购哪个厂家、哪种品牌则完全由医药公司做主。

  “药房托管不但能够制止医生与医药代表间的贿赂行为,并减少层层加价的中间环节,可解决因药品销售垄断而导致的药价虚高问题。”业内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医药公司在托管药房后,掌握了医药商业公司向医院的供药渠道,自然增加了医药商业企业与药厂谈判的筹码,压低进药价格去保证获利,也能促使药厂的利润水平回归正常。问题的两面由此产生,一方面是利润水平遭到挤压,而另一方面则是“灰色”渠道费用的支出减少。

  但是据记者了解,目前药房托管的模式尚处于试验阶段,对于医药公司的利润和费用支出的影响暂时不是很大。

  综上所述,医药体制改革势对医药生产企业的经营乃至利润的确产生了深层次的且是正面的影响。然而在改革处于摸索前行的阶段中,费用的减法或许只是应对之策,而真正实现利润的可持续增长,已经是摆在医药生产企业面前一道不可回避的坎儿,如何迈过这道坎儿,还需日后的观察,但是医药行业整体的升级换代却是必不可少的过程。(赢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