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桥新闻 > 热点专题

药品打假 药企不该沉默应主动承担更多责任

发稿日期:2008-01-30 10:55:44 来源:医药经济报

      在药品打假方面,政府监管和企业维权各具优势,应该把这两种优势结合起来,然而,一些被假冒药品的企业却采取沉默的态度--
                             
      1月22日至25日,“全国品牌(医药)企业联合打假维权协作网联席会议”在广州召开。
                                  
      参加会议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市场监督司副司长邢勇在会上表示,企业打假是净化药品生产、流通秩序、打击假药的一个重要层面,药监部门高度重视企业打假维权的工作。邢勇强调,在药品打假方面,政府监管和企业维权各具优势,应该把这两种优势结合起来,政企携手共同维护市场秩序,保障公共健康。
                                  
      约有50多名来自药企的代表参加了此次会议。与会专家之一、中国医药质量管理协会副会长郭云沛在会上呼吁,药品制假售假对制药企业和公共健康都是一种极大的危害,而在药品打假中,药企应改变以往“沉默”的态度,积极作为,在与执法部门携手打假的同时,要做好品牌维护与市场维护的工作。
                                   
      品牌药受累
                                   
      目前,随着国家相关部门对制售假冒伪劣商品行为打击力度的加大,各类制假售假行为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医药行业也不例外,但是,在利益的驱动下,仍有人铤而走险,而且,制假售假手段也不断翻新。
                                  
      会议主办方中国技术监督情报协会品牌维护部主任赵泽源告诉《医药经济报》记者:“全国品牌企业联合打假维权协作网”仅仅在2007年就配合执法部门侦破、查处假冒案件120余起、侵权案件30余起,其中药品假冒的案件占60%,侵权案件比例更大,占了2/3以上。
                                  
      丽珠医药集团市场规范管理部总监王伟告诉记者,近年来,市场上药品制假售假越来越瞄准品牌畅销药,“傍名牌”现象在医药界愈演愈烈。“品牌药不是市场知名度高,就是市场需求量大,侵权者就是利用相似的名称或商标,以食品等名义打擦边球,这种假冒获利空间大,所以非常猖獗,不但损害了企业的利益,更危及用药安全。”
                                  
      据了解,目前像吗丁啉、达克宁、芬必得、京都念慈蓭这样的品牌OTC产品,甚至如人血白蛋白这样的临床用药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假冒现象,让品牌企业头疼不已。
                                  
      来自白云山制药维权部门的负责人认为,目前制售假药行为越来越隐秘、手段越来越高明,加大了企业打假的难度。据了解,目前制假窝点比以前更加隐蔽,售假网络更加齐全,制假的各个环节分散在各地,各自负责一个环节,最后由售假者将半成品进行组装,即使被查获,也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整个制假链条并不会“伤筋动骨”,而且只要有一处被查,其他各环节很快就自动脱离,致使追查工作因断线而无法进行下去。同时,制假手段尤其是包装印刷越来越逼真,不仅消费者难以辨别,连企业的专业打假人员都难以辨认。
                                  
      针对比较棘手的“傍名牌”等假冒伪劣行为,郭云沛认为制药企业应该有一种品牌维护和市场维护的意识,自觉走正规的销售渠道,并利用散布在全国的合作商业公司的力量来对付假冒侵权。
                                   
      不应消极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傍名牌”等假冒侵权现象直接让制药企业损失了部分市场份额。但是,多数被假冒的药企却采取沉默的态度,不希望被公众获知,打假活动往往也是私下进行,甚至默认造假行为的也大有人在。这种现象引起了业内的忧虑。
                                  
      “为什么打假不说话?不愿意报道呢?他怕人家对他的产品产生怀疑,怕他的产品会影响销路。”行业资深人士郭云沛告诉记者。但是与国内药企形成反差的却是外资企业在打假方面的大张旗鼓,“例如辉瑞的产品在市场上屡被假冒,但辉瑞方面称,‘我就是要给打假人发奖金,授奖牌。’武汉的企业当时帮助辉瑞打到了一大批假药,中央电视台和消费者协会查到了一大批假药,都是辉瑞通过媒体报道找到打假人的。如果每个企业都起来大张旗鼓地打假,就不会影响产品销路。”郭云沛强调说,国内药企应该将打假公之于众,这对企业自身长期发展其实是有利的。
                                  
      而让赵泽源担忧的是,“市场上存在假药并不可怕,因为药监和公安等执法部门会加大打击力度。可怕的是一些药品生产企业的麻木,明知市场上混杂着假冒自己品牌的药品,却不配合相关部门进行市场调查,不采取任何措施,放任假药在市场上横行。” 

      赵表示,作为“全国品牌企业联合打假维权协作网”的负责人,他关注人血白蛋白已有多年,曾多次在市场上发现标示为某些药企生产的假人血白蛋白,但当他把这些信息反馈给相关企业时,企业根本就不感兴趣。主要是这些企业害怕自己产品被人假冒的消息透露出去后,影响其产品的市场销售。据了解,人血白蛋白市场缺口大,原料又稀缺,产量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同时,由于利润巨大,造假人血白蛋白每瓶成本往往只有几元钱,而市场销售价至少有二三百元,造假分子就看准了这个市场。而为了保住市场份额,企业宁愿放弃打假。人血白蛋白生产企业由于不愁销路,又由于原料短缺、产量难以提高而无法扩大市场份额,因此在打假上很消极。正是由于企业的轻易放弃,影响了对制售假药行为的有效打击,假药的生产基地、销售网络也就不可能被彻底铲除。
                                  
      药品造假事关重大,因此与会专家呼吁,在打假上,药企应该主动承担起更多责任,积极地与政府执法部门、媒体和相关机构展开配合。(医药经济报)